摸清“套路”打击套路贷 “上海教训”值得推广
更新时间:2019-01-15

  “大略有二三十个市民,也不知道他住在哪个病房,就一层一层、一间一间地找,想去探访一下,道一声感谢。”说到这里,张琛停顿了一下,“儿子说以为我很神秘,由于他睡觉的时候,我在工作,我睡觉的时候,他去上学了。有时候觉得挺亏欠他的。”接着他又说,“然而警察干成这位老同志那样,也值了。”

  打击套路贷 他们有妙招

  抽丝剥茧,从看似畸形的行为中找出疑点

  “夜里开案情剖析会,太困了,就抽烟。”办案时,每有进展,大家就要分析探讨,一探讨,就是十几个钟头,“打开会议室的门,里面烟雾缭绕,跟浴室一样;再拉开窗帘,哦,天亮了。”

  “证据太齐全了,简直像顺便准备好的一样。”张琛回忆,当时他们梳理了上海公安机关接报的同类案件,特别检索了衡燊公司相关债务诉讼,陆续找到另案中被衡燊公司起诉的市民姜某和吕某,两人反应的情形与许女士几乎截然不同:姜某2016年4月向衡燊公司借款28.8万元,虚签70万元借条;吕某欲借15万元,签下25万借条,后被衡燊公司发明其名下房产已抵押,不仅未放款,还殴打吕某,要其拿出4万元“抵偿”。

  自2016年9月起组织开展严厉打击“套路贷”违法犯罪专项举措以来,截至2018年10月底,全市共打击316个“套路贷”遵法犯罪团伙,抓获1770余名违法犯罪嫌疑人,为公民民众挽回经济损失超过12亿元。专项行为发展后,发案率逐年下降,2017年“套路贷”案件新发案降到了个位数,2018年截至11月底不新发案。

  上海市公安局刑事侦察总队三支队自2016年9月发展打击“套路贷”违法犯罪专项举动以来,抽丝剥茧,昼伏夜出,与犯罪团伙斗智斗勇,摸清了其诈骗手腕,抓获一批守法犯罪团伙,去年一年无新发案。

  在张琛看来,团队配合不代表个人的价值被粉饰,不论在队伍里的分工是什么,只有用心使劲,一样会有成就。

  在“套路贷”最猖獗的时候,天天有大量的市民到刑侦总队报案,三支队里有位老警员专门负责接待,“有的受害人,一进来就跪下,这位老同道就一个一个抚慰,给他们打气。”张琛说,有一阵子,他生病住院了,来过的受害人据说后,一遍遍打听他在哪家医院就诊。

  专案组经考核发现,情况与许女士所说天地之别:衡燊公司出具了许女士自己签字的多份借贷合同,也供应了详细的银行流水,显示足额的借款确实转入过许女士账户。

  张琛,看上去仿佛也是这样的人物:表情严肃、不苟言笑、目光锐利。但在张琛看来,个人英雄形象只存在于艺术作品中,“切实的世界里,破案是团队工作,需要大家集思广益。”在“803”,几个支队有清楚分工:一支队破命案,二支队破抢案,三支队扫黑,四支队缉毒,五支队追逃,六支队街面侦查……“最重要的是彼此配合、支援。”张琛说。

  张琛所在的上海市公安局刑侦总队三支队,全称是“有组织犯罪侦查支队”。打击“套路贷”,是这两年该支队工作的重点。

  在广播剧《刑警803》中,主人公刘刚,有勇有谋、刚强睿智,是十足的警界英雄,总能在关键时刻破案追凶、匡扶正义。

  专案组花了两个多月时间,梳理被害人与嫌疑人之间的账目往来,排摸涉案人员与相干公司的关联,犯罪团伙的作案手法、组织架构促浮出水面。在环环相扣的套路中,张琛和共事探清了衡燊公司的实在面目,“‘套路贷’实质上就是以放贷为饵,通过所谓‘担保’‘典质’等方式行欺骗之实。”

  摸清“套路”,成功侦破首起“套路贷”案件

  本报记者 巨云鹏

  核心阅读

  在“803”,刑警们最常说的是“勇者无畏、智者无敌”。出任务、斗歹徒,勇字当头;找线索、破案子,智字打底。

  还原借贷过程、捋清案情脉络、顺藤摸瓜抓捕……

  智慧,是这样“熬”出来的;成绩,也是这样“熬”出来的。

  十几年前,在上海的闵行、松江一带,有线索说,一栋楼里聚集了近百人,从不出来,装了几十部电话,形迹可疑。

  中山北一路803号,上海市公安局刑事侦查总队所在地,20世纪90年代初,因一部广播剧《刑警803》,这里成了传奇,“803”也成了刑侦总队的代号。破案、擒贼、探秘、斗恶……播送里的曲折故事,在不少年青人的脑海里埋下一个“好汉梦”。

  胜利侦破首起“套路贷”案件后,张琛总结经验,与各公安分局交流,并主动与检察院、法院沟通研商,会同市公安局法制局部出台《本市办理“套路贷”刑事案件的工作见解》,形成打击“套路贷”的“上海教训”,全国推广。

  3名被害人,互不意识,遭遇却截然不同。“放贷公司所有证据齐全,受害人只有一张嘴,无奈为本人辩护。”张琛说,光是给姜某和吕某做笔录就用了半个月时光,“很多细节被害人记不清了,咱们只能更细化问题,让被害人回想每次签借款合同的场合、在场职员跟借款方法等细节,还原全体进程。”

  “破案是团队工作,须要大家齐心协力”

  当初的刑侦总队三支队支队长张琛,曾经也是这些年轻人中的一员,他至今仍记得1994年警校毕业,刚来到“803”的心情,“五层楼,两个热水瓶,每天早上拎着跑下跑上,感到脚底有风,愉快、激动”。从警24年,张琛和共事们一笔一笔地为“803”描绘着新的传奇。

  2016年6月,上海警方接到报警,市民许女士称自己已超额偿还借款,却仍遭恶意追债跟非法拘禁。根据许女士反映:2016年4月,她向名为“上海衡燊商务咨询有限公司”的小额借贷公司借款20万元,后因资金周转问题未如期偿还,随后欠款由20万变成60万,开端有人上门讨债,家人不得不按照其请求转账还款;到了6月,衡燊公司负责人陈某某又拿着一张本该还给许女士的20万元借条,恳求其还款,许女士无奈又花7万元“赎”回借条。

  打击“套路贷”的“上海教训”目前已在全国推广。

  为了摸清犯法团伙的手段,专案组拜访过金融办、银监局,和检察官、法官也常坐下沟通。除此之外,甚至还到一些民间借贷人士那里“取过经”。“通过全面的理解,才华从看起来‘畸形’的行动里,找出反常的地方来。”回忆打击“套路贷”的这多少年,张琛感到,要想“智者无敌”,不别的什么捷径,“就是熬。”

  几经侦查,张琛和同事们发现,在楼里聚集的人疑似从事电信诈骗。“那时候,大陆还没怎么出现电信诈骗,对咱们来讲也是新型案件。”在几个支队和属地警力的密切配合下,犯罪团伙被一举抓获,警方破门而入的时候,团伙的办公桌上还散落着“剧本”。“诈骗分一线、二线、三线,每层楼都是一个‘单位’,一步步把受害者套进去。”张琛说,“如果没有各个支队间的周密合作,像这样的大案很难迅速侦破。”

  “最重大的,明明只借5万块,多少轮转下来,一套房子就‘转’没了。”说起“套路贷”,张琛眉头紧锁,“这种诈骗形式2010年开始浮现,到2016年进入高发期。”

  “‘套路贷’之所以能‘套’到受害者,因为犯罪分子把借款流程设计得非常周到。”张琛说,他们利用受害人借款的急切心理,以无抵押快速放贷为诱饵,通过“虚增债权”“制造银行流水痕迹”“胁迫逼债”“虚假诉讼”等各种方式哄骗、威胁,有的还雇用法律顾问,一步步诱使被害人签下虚高借款文书。